辣妹火辣美女

關於部落格
辣妹火辣美女
  • 110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農場天地大


  陸華芬
  夏天,一場衝天大火燒了用油毛氈與毛竹搭建的窩棚。開頭還都緊張兮兮地懷疑是“階級敵人”放的火,後來經查實是電線老化走的火,大伙兒都鬆了一口氣。才搭了半年不到的窩棚,電線就已老化?不由得人不往壞的方面想。其實那是老天搗的鬼。這種簡易窩棚,與瓜田老農看瓜搭的相差無幾。門框就是一根圓形的毛竹扎的,縫隙兒大。冬天是門外北風呼呼地響,門裡輕輕瑟瑟地抖。夏天,房頂上太陽辣辣曬,房內熱浪滾滾燙。因禍得福,沒過多久我們便搬進了新建的二層樓磚瓦房。我想許是老天爺心疼咱吧!我的西服下鋪也隨之換了人。從此,一個叫張紅妹的與我搭伴。她是蘇北人,修長的身材,一張清瘦的臉上嵌著一對雙眼皮的大眼,挺挺的鼻梁,就是說話有些口齒不清。於是個別調皮的男生就開起了她的玩笑,模仿她說話的樣,欺負她。而她可沒王融那麼大的氣量,她會凶巴巴地還擊。看她那個氣勢,又有人給起了外號,說是像《水滸》中的“母大蟲”(即“母老虎”)。就此,“大蟲”變成了她的大名。女生中也有些人看不起她。不過,我從沒叫過她外號,也沒看不起她。相反,我對她還特別心存感激。因為在農場,只有她經常地來接我挑的擔,還時不時地幫我洗些衣服。尤其是在我出了車禍後,是她在身邊照顧我。這讓我此生甚為銘感,也讓我對蘇北人從此有了好印象。
  迴首往事,感覺人這一生其實就是不斷地學習、澎湖魚悟道、修行。從前以為修行只是僧人們乾的事,於己無關。實則不然,比如對於“適者生存”的感悟與有意識的修行,早在農場的時候就開始了。剛到農場時,自己由於太實心眼兒了,一下子很難適應環境:乾農活沒有一項是強項,尤其是從秋收以後直至春播之前,大部分的活都是挑擔。這可真正要了我的命。挑的東西裝少了,要遭排長的白眼;裝多了,又實在挑不動。很無奈,由此衍生出一種虎落平陽被犬欺的想法:想想你們這種小人,得志便猖狂,要在從前哪能和我比?現在算我倒霉,不過咱們騎驢看唱本走著瞧。這麼想著,倒仿佛得著了一種阿Q式的精神勝利,暫時地平衡了一下心態。可這又如何解決眼前的現實問題呢?於是我就著重觀察平時幹活比較輕鬆的幾個人,當然幹得最巧妙的還是非陳永芳莫屬了。她清亮的嗓音,宛如振玉;中等個子,楊柳細腰;移步輕盈且談笑自如。她是個精明的人兒,不管是耙地鬆土,還是除草、摘棉花,都能身輕如燕、疾走如飛,永遠沖在全排的最前沿,而且尚能有餘暇閑談。相形之下,自己也太不靈活了。那時,沒有人計較你地里的棉花摘多少?田裡的草除多少?畢竟種地不是繡花。看出了門道之後,出工時我便與她搭伴。有時回眸瞭望,排長被我們甩得遠遠的,輕鬆的心情猶如藍天飛翔的鳥兒。  (原標題:農場天地大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